上半年信雅达(600571.SH)净利暴增超16000%,真的是“金融信创”赛道爆发的征兆吗?

近日,消金界注意到,根据财报,信雅达2021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.43亿元,同比增长25.32%;净利润2.42亿元,同比增加16970.21%。

净利润暴增或直接影响信雅达的股价表现。市场热情一度将信雅达推上了涨幅龙虎榜。

近年来,在政策及特殊时期的助推下,金融科技的风口已来。资本市场炒作多时,“金融信创”赛道已显拥挤:除了传统的银行IT服务商恒生电子(600570.SH)、京北方(002987.SZ)等,新生互联网金融平台360数科(NASDAQ:QFIN)、信也科技(NYSE:FINV)等,也正向此领域进军。

作为银行IT服务商的头部企业,市场不禁要问,信雅达的业务是要迎来大爆发了么?“金融信创”赛道到底能带来多大的想象空间?

此利润非彼利润

近几年,在信创方面,国家提出了“自主可控”的战略目标。这一目标直接助推了国内金融科技企业的创新转型,金融IT服务商们纷纷聚焦金融数字化,与国内的金融机构合作,力图实现金融软件系统的国产化。

与此同时,银行业本身的数字化转型也在全面的推进中。

以我们前几天提到的成都银行为例,在压降房地产贷款和房贷大背景下,成都银行急需业务的转型。而现在的业务转型其实都是需要技术来支撑的。这种情况下,成都银行IT建设、改造方面的投入势必会增加。

像成都银行这样的例子,在全国范围内还有许多,这激发了银行对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的需求。

所以我们看到,自主可控的目标与银行数字化转型,都为银行IT服务商提供了机遇。

尽管如此,具体到行业,虽然有些年份会因为大客户出现集中更换,出现“大小年”的现象,但拉长来看,行业的增速大概就在15%—25%之间。而且能达到15%—25%的增速已经算不错的了。

这一点从信雅达近几年的营收上就体现的很明显。

从2017年到2021年,信雅达每年的营业收入在12亿到13亿之间,每年上半年的收入在5亿到6亿之间,2021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确实比2021年增长了25.34%,咋看上去增速是不错,但拉长时间来看,增长幅度并不大。在年营收方面,与2017年相比,2020年更是出现了下降的趋势。

一般来说,银行IT服务商下半年的营收要比上半年高,从2021年上半年的趋势看,2021年营收大概率会保持不错的增长。但拉长时间整体来看,仍然还没有实现太大的突破。

而透过信雅达的财报,消金界发现,2021年上半年,信雅达旗下的子公司和孙公司,因为搬迁补偿、土地回收补偿,分别带来了8000万和1.79亿的利润。

也就是说,2021年上半年,信雅达利润暴涨,并不是主营业务营收与利润的暴涨,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非主营业务带来的收入,而且还是土地回收、搬迁补偿带来的利润,我们知道,这种收入并不是持续的,今年有明年就没有了。

那么信雅达的主营业务怎么样呢?

仍处在转型初期

信雅达主要向金融机构提供金融软件产品的技术开发和技术服务,在标准产品的基础上,根据不同客户的个性化需求,进行配置和二次开发。

从客户结构来看,目前,信雅达的客户包括中国人民银行、三大政策性银行、六大国有商业银行、十二家全国股份制银行、二十余家外资银行以及数百家城市商业银行、农村信用社和民营银行。还有部分保险用户,但绝大部分客户还是集中在银行业。

所以在金融IT服务商中,信雅达主要是一家银行IT服务商。

信雅达的主要业务模式是向金融客户销售软件。软件产品的销售以及软件产品的服务费,是主要的收入来源,占营业收入的90%左右。目前比较成熟的业务板块包括金融软件板块,金融科技运营板块,金融设备板块以及金融科技服务板块。

无论对业务还是战略描述的如何好,但“毛利率”这个金融IT公司的关键指标,透露了信雅达真实的现状。

根据行业研究,如果一家金融IT公司的毛利率在50%以下,大概率说明,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更多的是以提供服务为主的服务商,说白了就是“卖人头的”,无论是提供解决方案还是提供外包服务,行业的集中度都不会太高。如果毛利率能达到70%,说明商业模式是“产品化”的,在细分领域里有很强的竞争力。

信雅达的目标,显然是想往“产品化”方向发展。

但从毛利率看,从2018年开始,信雅达的毛利率呈现微降的态势。2018年为51.78%,到了2020年,降到了49.95%。在50%上下徘徊,但也没有太低。很明显,信雅达离“产品型”公司还差很远,产品在市场的竞争力也没有那么大。

这说明信雅达正处在从“服务化”向“产品化”转型阶段。

一般来说,对“产品型”公司来说,销售能力尤为关键,在目前行业里普遍产品力差异不大的情况下,销售能力在一定程度上,决定了市场份额之间的差异。

从财报可以看出,信雅达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,开始在营销能力的构建上发力。

消金界注意到,在销售方面,信雅达采用直销的方式进行产品和服务销售,目前已建立遍布全国的营销体系。2020年,信雅达组建了统一的公司营销平台,建立了智能运营事业群、金融渠道产品事业群等多个事业群,以提升其市场反映能力和新产品的快速推广能力。

从近来落地的项目看,信雅达的产品能力有明显的提升。

根据财报披露,信雅达提供的山东农信新版流动性风险管理系统、渤海银行全新的流程管理平台项目、辽宁农信全面风险管理系统,已完成完整上线。金融风险类产品在山东农信、甘肃农信等客户单位正式使用,审计信息管理系统,在新网银行、泸州银行等客户单位正式使用。智能外呼系统、智能排班系统、面向资金流向监控的智能知识图谱系统等新产品,部分已经在浙商银行、厦门银行推广落地。

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,信雅达还在开辟国外市场。

据悉,数字化终端和信息安全是信雅达“出海”业务的重点,2021年在中美洲、南美洲等地开辟了新的市场。目前产品出口到俄罗斯、印度、阿联酋、阿根廷、老挝、以色列等 40 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不但是软件,硬件现在在海外也还有市场。据了解,信雅达的硬件产品主要包括支付密码器和POS机,其金融硬件业务新开拓了尼日利亚市场,卡塔尔、 阿根廷和中东地区的客户订单也保持增长。2020年,金融硬件的营收与2019年相比增加了4.22个百分点。

在金融科技领域,互联网巨头、银行成立的金融科技子公司、互联网金融公司纷纷加入到金融IT服务商行列中,国内金融科技市场的竞争在加剧。“出海”对于金融IT服务商来说,是一个不错的选项。

但整体而言,信雅达2016年才开始将战略重点转向金融场景化、数字化和智能化,在金融科技领域的软件开发、系统运维、数据分析等业务还在布局中。

下一步,信雅达的目标是从金融IT服务商向全业态金融科技服务商转型,但要想实现这一步,就目前的财报数据看,需要努力的空间还很大。